中國寧波網首頁

搜索 郵箱 網站地圖
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國寧波網 >> 理論 >> 茶座

毛海清:大觀園中的那樁告密案

http://www.shzhinuo.com    中國寧波網2020/12/17 01:10稿源:寧波日報

  毛海清 

  晴雯是《紅樓夢》中諸多悲劇女性之一,不過她的悲慘結局,卻給人們提供了關于告密的思考。

  晴雯被攆出大觀園,是明槍暗箭“雙重打擊”的結果。王善保家的是邢夫人的耳目,常搬弄是非,平日里就看晴雯不順眼,借著王夫人因繡有春宮圖的香囊所引發的怒火,趁機構陷晴雯,給她扣上“輕狂”“妖精”等惡名。一番讒言,正中王夫人的心。“好好的寶玉,倘或叫這蹄子勾引壞了,那還了得!”于是叫來晴雯,大加斥責?蓱z正患病的晴雯,莫名受了責罵,被趕了出去,驚嚇氣逆,一命嗚呼。

  迫害晴雯的這口黑鍋,王善保家的背定了嗎?事情并非如此,王善保家的惡語中傷,僅僅是一個心理扭曲的半老徐娘對青春少女的羨慕嫉妒恨,算一種情緒宣泄。關鍵是王夫人“猛然觸動往事”,那些“告密風”才使晴雯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。

  如果說王夫人抄檢大觀園屬于臨時動議,有隨機性。那么,整肅怡紅院,則是蓄謀已久,有備而來。王夫人在點出晴雯后緊接著問:“誰是和寶玉一日的生日?”丫環四兒,萬萬沒有想到素日和寶玉的私語被亮了出來,又羞又怕,低頭垂淚。王夫人冷笑道:“同日生的就是夫妻——這可是你說的?打量我隔得遠,都不知道呢!可知我身子雖不大來,我的心耳神意時時都在這里。”這一通自以為是的獨白,符合王夫人的性格,可恨又可愛。

  收拾了四兒之后,又輪到了芳官,強加的罪名脫口而出:“教唆寶玉,無所不為。”處理辦法是,由各人干娘帶出,自行聘嫁?梢,全是照計劃行事。賈寶玉在《芙蓉女兒誄》中提到“諑謠謑詬,出自屏幃”,這不僅印證了告密者的存在,而且框定了范圍。而王善保家的和王夫人不但不是怡紅院的人,甚至不是大觀園內之人,那么,誰才是告密者呢?

  賈寶玉平日大大咧咧,王夫人責怪的事,都是大家私下里說著玩的,誰多嘴多舌傳出去的?他質問襲人:“怎么人人的不是,太太都知道了,單不挑出你和麝月、秋紋來?”襲人“心內一動,低頭半日,無可回答”,自知被懷疑。隨后,寶玉對麝月、秋紋也有所提防。這些都證實了王夫人“寶玉房里常見我的,只有襲人、麝月”的說辭。

  襲人被列為“告密案”的主要懷疑對象,不無道理。襲人深得王夫人的賞識,王夫人甚至從自己的月份銀子里批出二兩給襲人。而襲人又以與寶玉有了“肌膚之親”,把自己當成“寶玉的人”。晴雯恃才傲物,并不把“首席大丫環”襲人當回事,多有冒犯。一次,居然把襲人與寶玉“鬼鬼祟祟干的那事”給曝了出來,襲人羞得無地自容。晴雯有賈母的認可、寶玉的寵愛,對襲人的地位構成了威脅。四兒戲言“同日生就是夫妻”,這又是動了襲人的“奶酪”。芳官的戲子做派,也讓襲人感到不爽。襲人才貌平平,或許有可能在背地里做些“小動作”,到王夫人那里“奏上一本”,以解心頭之恨。因此,襲人“告密”的嫌疑最大。

  本來,作為“首席大丫環”的襲人,向王夫人匯報各丫環的表現是職責所在,無可非議。不過,正常的反映情況與“告密”“打小報告”是兩碼事:出發點有善意與惡意之分,事實有全面與片面之別。平心而論,若是說晴雯張揚任性“撕扇子”,也要說一說她病中一夜掙命補好雀金裘;若是說晴雯恃寵而驕不論尊卑,也要講明她做事有“底線”,與寶玉清清白白,并無越軌之舉。

  晴雯的悲劇中,告密者固然可惡,專權者尤為可悲。愚昧、專橫的權力,往往會給心術不正者提供可乘之機。晴雯生得伶俐標致,有一張巧嘴,針線活一流;蛟S由于才貌出眾,難免有些心高氣傲,是丫環又不像丫環,得罪了園子里不少其他丫環。晴雯雖然心直口快,卻從來不打“小報告”,沒有害人之心。

  圍繞晴雯,大觀園內出現了兩種用人觀。賈母認為晴雯可派大用場,王夫人的看法則截然相反,認為“知大體,莫若襲人第一”,竭力否定晴雯,執意將晴雯逐出大觀園。賈母識人才、愛人才,王夫人則喜歡庸才、奴才。頗具諷刺意義的是,恰恰是襲人與寶玉有肌膚之親,最有可能“把寶玉勾引壞了”。遺憾的是,睿智的賈母、能干的鳳姐都沒能保住晴雯,其中的緣故和不祥之兆,三姑娘探春早已有言在先。

  晴雯倒在“告密風”下,在大觀園、在榮寧二府,飽受“告密風”之苦的豈止是奴才丫頭,即使是老爺主子,又何嘗不被攪得苦不堪言?某日,賈璉與鴛鴦商量,把老太太的東西拿一些出來,當些錢應急。誰知,邢夫人立馬上門,生生敲了二百兩竹杠,精明的鳳姐也弄不清楚如何走漏了消息。寶玉被父親痛打,與賈環向賈政誣告寶玉“強奸(母婢)未遂、(金釧)賭氣投井”有很大關系。賈府大院,貌似戒備森嚴,實際上四面漏風。老奴焦大當眾嚷嚷“你們爬灰的爬灰,養小叔子的養小叔子,我什么不知道?”如此大戶人家,根本無密可保。

  “花原自怯,豈奈狂飆”,晴雯是一個明艷而熱烈的女子,她的摧折,因為告密和殘酷,是又一次“美的毀滅”。大觀園里的這樁告密案波譎云詭,揭露了社會與人性的本質。晴雯鮮明的性格,不應該成為招致禍害的理由。所謂性格決定命運,從某個角度看就是個偽命題,在文明社會,決定人命運的,更應該是品德和才能。

編輯: 朱晨凱
 法治精神生存條件 不能缺少主張
去年,省委省政府經過10多年積極部署推進的寧波、舟山港一體化工作塵埃落定。寧波舟山港實現了實質性一... 詳細
習近平總書記2·19和4·19兩次重要講話,從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全局和戰略高度,科學回答了事關新聞輿論事業... 詳細
麻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招聘